肇东市社区

安徽省论坛网

原标题:【韩】金德柱:朝鲜提议的和平协定不过是个幌子

新年伊始,朝鲜进行第四次核试验,这次是氢弹实验。自2006年进行第一次核试验以来,朝鲜大致每隔三年就进行一次核试验。无论中朝关系或南北关系如何,朝鲜从来不顾情况进行核试验,这表明他们一心要发展核武器。朝鲜第四次核试验,意味着我们能阻止朝鲜实战部署运载核弹头的核导部队的机会或将稍纵即逝。

朝鲜进行三次核试验,联合国安理会通过四个对朝制裁决议,朝鲜对国际制裁有了自己的判断,觉得可以承受。如国际社会以与过去相同的方式应对朝鲜第四次核试验,那么我们必将会目睹第五次、第六次核试验,朝鲜在核武装的道路上将不会回头。金正恩于去年12月15日签署有关进行氢弹实验的文件时表示,“通过氢弹试验要让世界敬仰作为主体的核强国朝鲜。”这表明了朝鲜核开发的目的在于拥有威胁国际社会的核武能力,威慑周边国家,以提升和扩大自己的威望和影响力。

朝鲜虽然主张,核武器开发的理由是美国的对朝敌对政策,但是我们不能忽略,一旦完成核武装,它并不仅仅威胁美国,而是对韩国、日本乃至中国和俄罗斯等地区内所有国家都构成巨大威胁。

每当进行核试验,朝鲜总会重复一件事,那就是提出签署美朝和平协定的主张。仔细回顾过去20多年以来的磋商进程,可以得知其实朝鲜的核武发展和和平协定之间没有多大关联。

2002年铀浓缩事件暴露后,朝鲜首次承认核武计划,还说“不仅是核武器,更厉害的也会有”。此后,朝鲜外务省提出以下逻辑,即朝鲜之所以发展核武器是因为美国的敌视政策,如要解决相关问题必须签署和平协定。

朝鲜坚持把美国的对朝敌视政策作为核开发的借口,国际社会一直朝着消除其借口的方向推动解决相关问题。六方会谈2005年“9·19共同声明”也明确表示,“直接有关方将另行谈判建立朝鲜半岛永久和平机制”。但是从“9·19共同声明”的过程以及之后当事国的表态上可以看到,上述条款是以朝鲜履行在共同声明中的弃核承诺为前提的。因此,此刻最重要的并不是关于和平机制和和平协定的谈判,而是如何像伊核谈判那样通过六方会谈实现朝鲜无核化。

从近十年来朝鲜的表态中,我们能更加清楚地看到,朝鲜所提出和平协定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实现无核化,而是想搅乱无核化的焦点。

2009年朝鲜进行第二次核试验后,它退出六方会谈。此后,朝鲜外务省提出美朝和平协定事宜。2013年第三次核试验后,朝鲜不出意外地又提出了和平协定。这次也是朝鲜第四次核试验后,它再抛出签订和平协定的提议。但有一点与过去不同,那就是它现在已经不提“签署和平协定就会弃核”这句话。我们可以看到,弃核已经不是朝鲜所想谈判的问题。况且,朝鲜政权已经在宪法里明确规定了核开发与经济建设的“并进路线”。

人们往往忽略的一点是,朝鲜认为朝鲜半岛和平以及核问题是美朝之间的事情,而试图把其他相关国家排除在外。笔者认为,朝鲜政权做出的判断是:为了生存,朝鲜需要核武装,同时也需要保持同美国的战略关系。

无论朝鲜的意图是什么,韩国自始至终致力于在朝鲜半岛构建持久和平机制。然而,签署停战协定已有60余年,朝鲜半岛从法律意义上仍处停战状态。问题并不在于形式上的和平协定,而在于如何构建保障朝鲜半岛实质性和平的机制,即消除南北之间军事对抗格局,建设能够保障韩半岛持久和平的机制。

总而言之,韩国政府在联合国大会等国际舞台上多次阐明了应在朝鲜半岛开始实现无核世界的立场。朝鲜主张的没有无核化的和平协定只不过是一句空话。我们所希望的不是虚假的和平,而是真正的和平。朝鲜需要顺应伊朗核问题达成全面协议、美国和古巴实现关系正常化等的国际社会变化潮流,应做出正确的战略选择,这才是朝鲜得以生存的唯一道路。(作者是韩国国立外交院教授)

本文是韩方对本报1月26日刊发的朝鲜外务省裁军和平研究院研究员崔恩珠《签署和平协定是朝鲜北南统一的捷径》一文的回应,文中观点不代表本报立场。

安徽省论坛网

最新文章
推荐内容